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简单的吃过饭,三人玩起了斗地主,很快娄晓娥的脸上就贴满了纸条,这妮子太单纯,比何雨水还单纯,还不会算牌,就算手气好,也扛不住。

第二多的就是何雨水了,这丫头比娄晓娥机灵一点,问题碰到洪观这个作弊的,也是输多赢少。

一直玩到八点,打完这把,洪观放下了手里的扑克牌“雨水,到点了,你该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课!”

何雨水幽怨的看了洪观一眼,两个屋子联通的小门,虽然是封上了,可是隔音并不好,每到晚上,她的耳朵都备受折磨。

这丫头就想不明白,为啥非要到十八岁,可她一个姑娘,也不好意思问啊!

等到何雨水离开,洪观起身刚要拉上窗帘,办正事儿,就看到易忠海拿着手电筒,捂着肚子,往外面走,应该是要开大号。

“小娥,你先暖被窝,我去上个厕所,等我哟!”

娄晓娥脸色一红,还是乖乖的点头,去卧室了。

洪观走到院门口,拿出三个普通鞭炮,用隔空存取,扔进了奥利给的池子里,转身回了院里,等了一分钟,引爆了鞭炮。

啪啪啪三声,紧接着默念易忠海的名字,施展了喷嚏诅咒术,很快就看到系统里给了反应,易忠海的情绪值来了。

只是娄晓娥搂了过来,洪观也就不想这个老头子了,专心跟娄晓娥开黑。

夜里十点多,娄晓娥筋疲力尽的睡着了,洪观看了一下系统,易忠海应该是没掉进厕所,两个多小时,他和一大妈只给了一万多的情绪值,算他点幸。

看看熟睡的娄晓娥,还是觉得意犹未尽,在她的昏睡穴上按了一下,保证她有一个婴儿般的睡眠,进入了密林庄园,耗费了三套内衣才出来。

一觉到天明,从家里出来,看到易忠海也正好出门,看到洪观,就冷哼一声,然后有点瘸腿的往外走,这老小子昨晚被二连击,虽然没掉下去,也不是毫发无损啊!

一前一后到了门口,看到易忠海上了一辆人力车,往轧钢厂的位置走,洪观摇摇头,看来今天是没有报复易忠海的机会了。

手里多了一兜包子,回到院里,跟两女吃过早饭,说晚上有应酬,要晚点回来,让两女自己吃饭,就骑车离开了。

进入密林庄园,玩了一上午的游戏,体验了一把高敏捷和高精神开挂的快感,这是上辈子自己这种手残党不曾感受过的。

下午做了不少肉菜,跟潘金莲玩耍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来到了轧钢厂的门口。

听到下班的铃声,洪观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布局这么久的刘岚,总算进到碗里了。

在老地方等了一会儿,就看到刘岚走了过来,有些扭捏的上车了。

“跟家里说过了吗?”

刘岚声若蚊蝇的回答“说过了!”

“那就好,把手放到我兜里,这样暖和一点,咱们出发了!”

一路向着小院出发,可是两人没有注意到,在路过红星医院的时候,傻柱正好从医院里走出来,注意到两人骑车一闪而过,傻柱的眼睛立刻瞪大了。

这大晚上的,天都要黑透了,洪观骑车带着刘岚,这要说没有什么猫腻,傻子都不信啊!

刚想追上去,就感觉屁股上的伤口传来刺痛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回家跟一大爷说一下,看看怎么办吧!

到了小院门口,开门进屋,刘岚好奇的打量院子里的一切“观哥,这是你家吗?”

“房子是我的,不过我不住在这里,我跟易忠海和傻柱是一个院子的,这里只属于我们两个。”

刘岚扑到洪观怀里,有点感动了“观哥你真好。”

洪观的手却不老实,丈量了一下刘岚的身材,在她耳边开口“你有点太瘦了,正好我给你准备了好吃的,你多吃一点,好好地补一补,我喜欢丰满一点的!”

刘岚害羞的点点头“嗯,我尽量多吃点。”

在刘岚的小嘴上啄了一口“进屋吧,把炉子点上,烧壶水,一会儿有用,我去做饭。”

注意到洪观的眼神,刘岚更害羞了,她是过来人,知道洪观是说的烧水一会儿有用是什么意思。

“不用我跟你一起做饭吗?”

“不用,放心吧,菜都是现成的,趁没人的时候做好的,热一下就成,味道可能稍微差点。”

没多大一会儿,洪观端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是馒头和四个荤菜,要不是怕刘岚一下吃的太好,拉肚子,恐怕四个都是肉菜了。

看到洪观端进来的东西,刘岚都惊了,她家现在的情况,就是过年都吃不到这么好的东西啊!

“观哥,这是不是太破费了?要花不少钱吧?”

微笑着揉揉刘岚的头发“放心吧,我的工资高,有自己的渠道,吃得起,从这周开始,你就跟家里说,周天要到同事家里学技术,到这个院子来,我给你改善伙食。”

看到刘岚的眼眶有点红,洪观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以后好日子多了去了,快吃饭吧!”

半个小时之后,酒足饭饱,洪观一把抱起微醺的刘岚,走到了卧室里,把她放在床上,轻轻的吻了上去。

两个小时以后,连续开黑四把,刘岚瘫软在洪观的胸口“观哥,我不行了,你送我回家吧,我不能回去太晚!”

洪观点点头,起身兑好水,给刘岚擦擦,帮她穿好衣服,抱着她走到屋外,把刘岚放在大梁上,用大衣抱起来,骑车送她回家了。

虽然时间仓促了一些,但刘岚没有让自己失望,体验感满满啊,跟娄晓娥完全是两种感觉!

回到家,刚进屋,就看到两女在下跳棋,看到两人相处的这么融洽,洪观还是很满意的。

“观哥,我哥今天出院了,我看到他去了易忠海家里,还特意往咱们家看了一眼。”

洪观愣了一下,点点头“观察的还挺仔细,放心吧,他们坑不到我的!我带了三个饭盒回来,你拿到厨房,留着明天吃。”

时间一晃而过,半个月过去了,天气越来越冷,洪观也没有继续作妖,情绪值只是涨了三万。

倒是娄晓娥和刘岚,跟洪观配合的更默契了,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少妇的风情,看起来更诱人了。

这天早上,洪观正打算去上班,还没出屋,就听到敲门声,一开门,是有点着急的刘海忠。

“洪观,昨天和前天看到光齐了吗?他都两天没露面了,我之前还以为是去他对象家里了,可是去他对象家找人,发现她家都搬走了。”

卧槽,洪观有点惊讶了,刘光齐对象家里是狠人啊,全家都跟刘光齐去东北了,可真有他们的!

“二大爷,我也不知道啊,我这每天都是正常上下班,真没注意光齐的事情。”

刘海忠落寞的点点头“怎么回事呢,到底去了哪里呢?”

“二大爷,你没问问车间主任,或者厂里吗?看看光齐请没请假,他跟您是一个车间的,两天没上班,总要请假吧!”

刘海忠猛地抬头“对对对,还是洪观你聪明,我这就去厂里问问!”

“二大爷您慢点,骑我的车子去吧,比您腿着快。”

“行,谢谢你了洪观。”

看着刘海忠着急忙慌的走了,洪观嘴角翘起,恐怕等他知道真相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崩溃呢,自己的亲儿子,坑了他的钱票,跑去东北援建了,还留下一屁股饥荒。

有自己出的主意,估计刘光齐能弄到更多钱票,这可就不是让刘海忠积蓄全无了,很可能让他倾家荡产啊!唉,自己可真是个坏种啊!

等洪观走到厂里,正好看到刘海忠从办公楼失魂落魄的走出来,洪观立刻装作关心的走了过去“二大爷,这是咋了?光齐没来请假吗?”

刘海忠看到洪观,眼泪就下来了“洪观啊,怎么会这样呢,光齐不是请假,他是去援建了,听说去的东北,咋都不跟我这个当爹的说一声呢,那边多冷啊,听说尿尿要不晃荡一点,小jj都容易冻住啊!”

洪观立刻给了反应,惊讶的长大了嘴“什么?怎么可能,光齐之前还从我这里拿了一百块钱,还有一些全国粮票,说要结婚的时候弄点物资,好好的办一办,给您长脸呢!

怎么就突然去援建了,是厂里强制派人的吗?会不会弄错了啊!”

刘海忠有点惊讶的看着洪观“你说啥?光齐跟你借了一百块钱,还有全国粮票?”

“是啊,当时全国粮票就剩下六十斤了,就都给他了!”

听了洪观的话,刘海忠的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想什么呢,突然喊了一声“坏了!”就往锻工车间跑!

洪观摇摇头,看来刘海忠对于刘光齐的动作,可能是知道一点,但没往别的方面想,现在才反应过来,恐怕已经晚了,这是去车间求证了啊!

他的徒弟,很多都是三、四、五级的锻工,都是有点钱的,估计刘光齐也没少借,加上院里的人,他这次可要难办了。

回到医务科,跟刘岚来了一个眉目传情,很快就投入到工作中了。

一天就在开去痛片的过程中度过,洪观真是有点无语,这哪是医务科啊,分明就是只开去痛片的药店啊!

到了晚上,其他人都走了,洪观却把刘岚单独留了下来,拿出饭盒里的荤菜,放在炉子上,给刘岚热热吃了。

然后关灯,跟刘岚开了一把黑,才送她回家,你还别说,在办公室里,看着刘岚压抑的表情,别有一番风味啊!

回到四合院,就看到院里的所有人都聚在中院儿,桌子都摆上了,明显是要开全院大会啊!

住户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交头接耳,洪观听了几句,嘴角抽搐,刘光齐这小子是真狠啊,把所有人都借遍了,少的十块八块,多了有四五十。

闫埠贵一脸愁容,估计是没少借,此时应该是怕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他在六五年的时候,还跟别人说他的工资只有三十多块钱,有点蒙傻子的感觉了,当了十几年的老师,工资不到四十,可能吗?

刚要进屋,就看到何雨水手里拿着一条长凳,带着好奇的娄晓娥,从家里出来了。

“观哥,你回来啦,本来还想等你吃饭,结果刘光天通知开全院大会了。”

“没事,那咱们就先开会,等完事了再吃饭,我没回来,你们没垫吧一点啊!”

娄晓娥凑近洪观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我们吃了不少花生瓜子还有奶糖!

“那就好,肚子里没东西,外面这么冷,别冻着。”

这时候脸色阴沉的刘海忠到了,易忠海也从家里出来,虽然看着面无表情,但是眼神中带着幸灾乐祸,估计看到刘海忠最喜欢的大儿子把他坑了,心里正得意呢!

走到桌子前面,咳嗽了两声“既然人都差不多到齐了,那咱们就开始吧,情况我了解的不多,老刘,你自己来说吧!”说完慢慢的坐了下去,看来屁股上的伤势还没好利索啊!

刘海忠脸色涨红的站了起来“各位,今天是我打扰大家休息了,什么事情大家也知道了,家门不幸啊,我大儿子刘光齐,去东北援建了。

本来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可是这个臭小子,临走的时候,跟不少人借了钱和粮票,我今天在厂里统计了一下,光是我那些徒弟,还有一些跟我熟悉的人,就借了将近一千五百块钱。

院里的情况,我也统计了一下,许大茂家里、洪观家里、还有一大爷和三大爷家里借的最多,其他人家也都有一些,大概八百块钱。”

听到这里,院里的住户轰的一声就炸了,这年头两千三百块钱,可是名副其实的巨款了。

听到这数额,洪观也有点惊了,刘光齐这哪是援建啊,分明是跑路啊!

刘海忠虽然现在是六级锻工,可是也刚升上来没两年啊!

家里两个锻工,碰上灾荒年,为了保持气力,消耗本来就不小,加上他走的时候,肯定带走了不少,这两千多块钱,肯定是还不上的!

但刘海忠也是个要脸的人,看到这场面,急忙开口了“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我知道这件事是光齐做的不对,是我这个当爹的管教无方,他借的钱,我一定还上,请大家听我说完!”

洪观暗自点头,很多小说里把刘海忠写的很蠢,看来并非如此,他可能只是一个官迷,但该有的担当和脑子,还都是有的!

不想错过《四合院:我不爽,都别想好过》更新?安装54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可换源阅读!

放弃 立即下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