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傻柱被刘岚一顿输出,老脸黑的要命“你这怎么说话呢,我才二十四,怎么就四五十岁的了?你什么眼神,会不会说话?”

刘岚噗呲一声就笑出来了“哎哟我去,你才二十四?不是开玩笑吧,就你这长相,跟我公公差不多,感觉他要收拾一下,都比你年轻。”

“嘿,我说你这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瞎了呢,我这叫成熟,不叫老,懂不懂?不识好人心,懒得跟你说话,要吃什么,赶紧的!”

刘岚把饭盒往台子上一放“一个白菜炖粉条,一个土豆片,来两个二合面的馒头。”

看到傻柱把勺子拿起来,又要得帕金森,洪观咳嗽了一下“傻柱,你们食堂的卫生最近怎么样了,虽然我们医务科的不检查,你们也要勤收拾一下,为了厂里工人兄弟的健康啊!”

听到这话,傻柱也不傻,知道洪观是在威胁他,想起来五年前被收拾的时候,帕金森顿时就好了,给刘岚盛了两大勺,还挑的干的,又拿了两个大点的二合面馒头。

刘岚眼珠子一转,刚才她都发现了,傻柱要给她抖勺,来的时候,她婆婆就告诉她了,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大声喊,不行就找妇联,千万不能忍着,否则容易被欺负。

刚才她都打算大喊大叫,把事情闹大了,没想到洪观几句话就把傻柱给收拾了。

看着傻柱傲娇的哼了一声,端着饭盒就离开了,给傻柱气的够呛,感觉好憋屈!

等到洪观和刘岚走了,傻柱把勺子一扔,让别人负责打饭,他就坐到后面的凳子上,拿着大茶缸子喝高碎去了。

这些年他的工级提上来了,秦淮茹因为许大茂结婚那天的事情,一直不搭理他,易忠海把他备胎扶正之后,欠的钱也就不用还了,何雨水也不用他管,他一个人,还是活的很好的。

洪观和刘岚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刘岚就好奇的开口了“洪观,谢谢你了,饭票我明天还你!”

“没事,几张饭票而已,相逢即是缘,我请你就好,不用这么客气。”

“我刚才发现,那个傻柱好像挺怕你的,为什么啊?”

“呵呵,因为我拳头大呗,动手他打不赢,说话还不占理,自然也就消停了。”

“没看出来啊,你还会打架,是学过功夫吗?”

“呵呵,略懂一些,都是庄家把式,上不得台面,用来防身够了。”

刘岚点点头,洪观给她讲一些轧钢厂的事情,说到一些流言蜚语的时候,刘岚听的津津有味。

就在这时,隔壁传来了几个人聊天的声音“我昨天给你的书,你抄完没有,还有人排队呢,说好了一毛钱一天,你可不能给我弄坏了啊!”

“放心吧,弄不坏,不过少年阿易还真带劲啊,你说里面的阿易,是不是易忠海啊,没想到啊,这个老绝户长得挺正派,玩的还挺花。

你们说是不是年轻的时候玩的太嗨了,把腰子弄坏了,所以才没有孩子!”

另一个人开口“你可拉倒吧,你忘了,书里面可是写了,傻柱、贾东旭、还有刘海忠家的两个儿子,都可能是易忠海的种儿!

像他玩的这么花,不一定给多少人带了绿帽子呢,我估计啊,他在外面还有其它的私生子。他现在这样,不是腰子坏了,可能是被人捉奸在床打的!”

两人正听的津津有味的呢,刘岚听到带点颜色的地方,小脸听的通红,这时候就听到一声怒吼。

“我去你妈的,可算是让我逮到了,就是你们这帮王八蛋造谣,败坏老子的名声!”

洪观抬头,正好看到傻柱站在几人的不远处,一脸怒火的看着几人“你们他妈的今天给我说清楚,否则我今天就弄死你们!”

没想到这一桌的四个人,也都是混不吝,当即都站起来了“怎么着,易忠海能做,还不让我们说了是吗?再说了,我们说的都是书里的内容,你这么激动干嘛?不会书里的都是真的吧!”

“去尼玛的,你有种再说一遍试试?”

“我说多少遍都行啊,你要是不服气,你说说,为啥你爹放弃你这个老何家唯一的男丁,跟着一个有孩子的寡妇跑了,去外地给人家养孩子!”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都指指点点的,傻柱顿时就受不了了,他可以跟易忠海亲近一些,也可以帮他养老,那都是为了钱和房子,不能被说成是易忠海在外面的野种啊!

“你个王八蛋,我打死你!”

这几个哥们也就一米七出头,有一个好像还不到一米七呢,但架不住人家是锻工车间的,有一把子力气,人也多啊,看起来也是在街面上混过的!

傻柱含怒一击被躲过去了,另外的三个人顿时把傻柱围了起来,后面的人发起偷袭,一脚把傻柱踹了一个趔趄。

傻柱往前冲的时候,前面的直接躲开,后面的人继续进攻,形成了一个人躲在一边,三个人背后偷袭的局面。

现在大家都吃不饱,体力变差了,傻柱肚子里也没油水,很快就招架不住了,被四个人按在地上打!

这孙子也硬气,抱着头弓着身体,减少伤害,时不时踢出一脚,非常恶毒,专门照着膝盖的位置踢,一个人被踢中了膝盖,站都站不住了。

洪观看的嘿嘿直乐,你还别说,要是傻柱扛到最后,他顶多受点皮外伤,但是那几个人可能就惨了,膝盖是关节部位,受伤之后,如果不养一养,就没法干活了。

锻工可是要出大力的,膝盖受伤,无法发力,不止力度不够,还容易有危险啊!

就在有两个人被踢中膝盖,退出战斗的时候,人群外面传来动静,看热闹的散开了,几个保卫科的人走了过来。

“停手,都给我停手,大中午的,不好好吃饭,不累是吧?你们几个,为什么要动手打人!”

“这可不怨我们啊,是傻柱先动手的,跟我们没关系!”

“放屁,他怎么不动手打别人呢,赶紧说实话,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们真不知道啊,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傻柱就过来了,然后就动手打我们!”

这时候保卫科的人把傻柱扶了起来“何雨柱,你怎么说,他们说的是实话吗?”

傻柱活动着身体,疼的嘶哈的“他们放屁,我一个人,主动动手打他们四个,我脑子不好使吗?”

其中一人说起了风凉话“那可说不定,否则你为什么叫傻柱!”

“我去尼玛的,找打是吗?”

“你看听到了,就准他骂人,不准我们说话,否则他就要动手,我没说错吧?”

“傻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们说易忠海的的坏话,易忠海是我们四合院儿的管事大爷,平时对我很照顾,我就让他们不要乱说,他们就说我是一大爷的私生子,我爹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才跑了的!”

傻柱说话的时候,却没注意到,保卫科的人也在捂嘴偷笑,洪观敢肯定,保卫科的人也知道少年阿易的书,甚至可能还看过呢!

等到傻柱说完,保卫科的人表情一正“何雨柱说的是不是实话?”

“不是,是他先骂我们的,我们就是怼了他两句,他就动手打人了!”

“行,你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就跟我到保卫科走一趟吧,到了小黑屋,你们冷静下来慢慢说!”

所谓的小黑屋,就是保卫科关人的地方,跟警察局的拘留室差不多,不过条件更恶劣,现在马上十一月份了,天气越来越冷,里面连张床都没有。

真要被关起来,都不用保卫科的人动手,关上一晚上,就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等到几人被带走了,洪观无语的摇摇头,刘岚看到洪观的样子,好奇的开口“洪观,你摇头干嘛?”

“呵呵,替那几个人惋惜呗!”

“你是说那几个人要摊事儿?不应该吧,确实是傻柱先动手的啊!”

“呵呵,你不懂,一个傻柱是无所谓的,但是他们谈论的那个易忠海,可是厂里的七级钳工,这种高级工种,厂里一共不到十个,宝贝的狠。

每天给他们安排的任务也很重,那几个人随便说话,传到领导的耳朵里,肯定要杀鸡儆猴,不能影响七级钳工的状态啊,否则都不用工作完不成,多报废几个工件,厂里就吃不消了!”

“有这么夸张?”

“你以为呢,其实也是那几个人煞笔,被抓了现形,老实的道歉就完事了,非要硬顶,不弄他们弄谁!

私下里怎么说都可以,但是不能上台面,谁把事情搬到台面上,那就要挨收拾。”

“那傻柱呢?也要受处分吗?”

“应该会,但不会很严重,毕竟他是受害者,被那几个造谣的人胖揍了一顿,受伤是最重的,加上跟易忠海的关系,肯定会轻拿轻放的!”

刘岚若有所思的点头“你说那几个人说的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我哪知道,都那么久的事情了,那时候我可能还没出生,或者只是一个几岁的小屁孩呢!”

两人吃过饭,走出食堂,刘岚的脸上带着无奈,向着卫生队的方向走去,她要抓紧时间躺一会,好好休息一下,否则容易扛不住。

洪观看到他的表情,心中暗乐,刘岚越是干不下去越好,到时候自己一开口,就算刘岚装糊涂,不表示一下,以后也有大把的机会,让她进到自己的碗里。

回到医务室,打开系统看了一眼,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易忠海、傻柱、刘海忠、刘光齐和贾东旭的情绪值都爆表了,真是过瘾啊!

而且这个情绪值还是持续的,只要留言存在一天,就会不断的挑动他们神经,自己就有情绪值可收,简直是完美啊!

熬到了下班,骑车离开轧钢厂,想到晚上要去许大茂家里吃饭,拿出一份油炸花生米,放在包里,这在现在就算是好东西了,毕竟花生米也算油水了,还算一个下酒菜!

回到四合院儿,刚到前院,闫埠贵就乐呵呵的过来了“洪观,听说今天在轧钢厂,傻柱跟人打起来了,还被四个人一顿圈踢?”

洪观有点诧异了,自己可是骑自行车回来,怎么传消息的,比自行车还快啊!

“三大爷,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我家解成今天在轧钢厂打零工,先下班回来了,他也是听别人说的!”

“嗯,有这回事,这么说,现在四合院里的人都知道了?”

“那肯定的啊,听解成说,有一本书,叫什么少年阿易,在轧钢厂很火啊,很多人都在抄呢,你知道是什么书吗?”

“这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里面写的都是咱们院里的人和事儿吧,主角好像就是一大爷!”

“那就难怪了,我说今天老易怎么提前回来了,没回家,直接去了后院儿,估计是找聋老太太去了!”

“还是三大爷您消息灵通,我今天还有事儿,就先回去了,咱们回聊啊!”

“等会,洪观啊,三大爷还有个事儿求你,就是你的鱼饵,能不能再给我来点,之前的已经用完了。”

洪观心里无语啊,这是沾上自己了咋地,合着在这堵着自己,就是卖消息换鱼饵呗?

“行啊,我身上正好有,本来打算偷懒去钓鱼的,结果今天病人多,没去成,给你吧三大爷!”

闫埠贵笑眯眯的把鱼饵接过去,连连道谢,洪观这才推车回家了。

到家了,拿出一个饭盒,里面装着两个猪蹄,交给何雨水“雨水,今天晚上我到许大茂家里吃饭,你一个人吃吧,给你带了猪蹄。

记得吃完的骨头,一定要收好,明天去上厕所的时候,扔进厕所里,不要让别人发现了!”

何雨水翻了个白眼“我知道观哥,你不用总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洪观揉揉何雨水的秀发“是是是,我知道,我家的小雨水长大了,是大姑娘了,但是小心无大错,现在这年景,一点要注意再注意,知道吗?”

看到何雨水认真的点头,洪观拿出包着花生米的油纸包,出门往后院走了,刚到后院儿,还没到许大茂家里呢,就看到易忠海和刘海忠跟斗鸡一样对视,还挺有意思。

不想错过《四合院:我不爽,都别想好过》更新?安装54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可换源阅读!

放弃 立即下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