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南通市的一家饭店的包厢里,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带着两个街溜子打扮的人走了进来,坐在樊胜美的对面,色眯眯的打量了樊胜美一眼“樊小姐比我想象的漂亮,完全看不出来跟樊胜英是一家人啊!”

面对男人的调戏,樊胜美的脸上露出羞怒的表情,洪观看在眼里,自然不会忍着“你说我要是找一个癌症病人,给他一百万,和一辆黑车,你说他会不会愿意撞死你。

如果我给三百万,你们三个,包括你们的家人,有一个算一个,应该都够了吧!”

后面的街溜子顿时就怒了“曹尼玛,你说什么?信不信老子让你走不出南通!”

洪观冷笑一声,拿出一把匕首,扔了过去“我还真就不信,来,这么有种,现在就捅死我,反正包厢里也没有监控,你们三个人,我们只有两个,还有一个女人,优势在你们。

把我们弄死,你们还可以推到我身上,如果你够义气,一个人扛了,他们都不用坐牢,来,捅我!”

看着那个街溜子不敢拿刀,洪观走了过去,把匕首放在他手里,对准自己的肚子“来,捅我啊!”

这么一来,那个街溜子反而不敢动手了,都什么年代了,还好勇斗狠,别看平时又是哥哥,又是弟的,真要进去了,谁他妈还认识你啊!

“啪!”一巴掌甩在脸上“你他妈动手啊,你不是牛逼吗?让我走不出南通吗?刀都给你了,倒是动手啊!”

看到街溜子还是没反应,洪观反手又是一巴掌“你他妈瞪什么,不服是吧,那你来啊,怂什么啊,你不是爷们,是不是爷们?”

看到街溜子的眼睛都红了,洪观抓住他的手腕,就要往自己这边拉,让他拿匕首捅自己,结果这二笔手一松,匕首掉在地上,人哭着跑出去了。

洪观把匕首捡起来,重新放到桌上“哥们,你这兄弟不行啊!给他机会都不中用,要不你来,敢跟我女人口花花,别说不给你机会,要么你今天把我弄废了,要么我找人把你舌头割了!”

胖男人被洪观的话挤兑的不行了,这尼玛哪来的生瓜蛋子啊,见过愣的,没见过这种不要命的!

“兄弟,误会啊,都是误会,何必呢,咱们还是谈赔偿的事情!”

洪观心里暗乐,这个傻逼,真当自己不要命呢啊,刚才匕首指的位置,根本不是要害,就算真被捅了,送到医院,以自己的恢复能力,用不到一个月就痊愈了。

况且只要出院了,靠着霸者重装和不死鸟之眼的恢复,一晚上就能好。

“确定是误会?”

“真是误会!”

洪观玩味的看着他“是误会就好,可是你刚才调戏我女人,让我气很不顺啊,要不你你抽自己俩嘴巴子,让我消消气,要不我找人把你舌头割了!”

胖男人脸上的微笑都僵住了,问题是他吃不准洪观的底,这要是真动手了,那可就废了!

双方都不说话,洪观就静静的看着他,看的他浑身难受,终于忍不住了,给了自己两嘴巴子,劲还挺大,脸都打肿了!

刚才还一脸狠劲的洪观,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哈哈哈哈,我草,你真打啊,何必呢,我就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当真了,这都什么年代了,我可是守法公民,误会了不是?”

胖男人再次挤出笑容“没事没事,是我误会大哥你了,现在是不是能谈谈赔偿的事情了?”

“可以,没问题,医院的收费凭证,每天的消费单据,都带了吗?”

“带了带了,都在这儿呢!”胖男人拍拍桌上的公文包。

“带了就拿出来,总要给我们看看,算算里面的钱对不对吧,不能你们说多少,就是多少啊!”

“行,没问题,大哥你随便看!”

说着,剩下的那个街溜子,把公文包打开,拿出里面的单据,递了过来。

“小美,你拿手机计算器算一下,看看是多少钱,算仔细一点,别出差错,这位大哥给面子,咱们也不能不给脸对不?”

“对了,要不咱们先点菜吧,总不能干坐着不是?”

胖男人连忙点头“行,没问题,正好我也饿了,这顿我请!”

把服务员叫了进来,点了八个招牌菜,他们完全没注意到,一切已经被藏在角落的手机,全部录了下来。

而且在樊胜美的胸口位置,还有一个针孔摄像头,已经把单据的内容,一字不差的录了下来。

“观哥,算完了,一共是二十天,费用是二十三万九千七!”

“兄弟,你这不对吧,二十四万的费用,你跟我们要三十万,是不是有点不仗义了!”

“这位大哥,这可不怨我们,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不都是钱吗?”

“说的也对,病人的病历和诊断带了吗?”

胖子有点懵逼“额,这个没有!”

“那还说啥了,得拿过来啊,不能你们说病情很严重,就真的很严重吧!”

胖子已经无语了,本来今天是打算叫两个人一起过来,能够吓唬一下樊胜美,就算得不到三十万,也能拿到一部分。

听说樊胜英的妹妹长得不错,还能尝尝鲜,没想到啊,鱼还没吃到,先被人给一顿教训!

“行,我的错,我这就让他去拿!”

“妥,这才是办事的态度,三十万不是小数目,你总要让我们心服口服不是?”

胖子再次挤出假笑“对,你说的对!”

另外一个街溜子去医院弄病例了,这边菜也上来了,洪观好像不在乎三十万一样,一直笑呵呵的,还要了两瓶酒,不断的跟胖子喝酒,还时不时的给樊胜美夹菜。

等到几人都吃完了,那个街溜子才回来,把病例交给樊胜美,端起来桌上的茶水,猛灌了几口!

看到樊胜美把病历一页一页的翻了一遍,实际是为了让胸口的摄像头,录下来,等到了最后一页,洪观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病历没问题,你们说想要三十万是吧?”

“对,大哥,费用清单你都看到了,病例也看到了,杂七杂八的,要三十万,真不多!”

洪观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如果这些都是真的,我肯定给钱,毕竟动手打人的是小美的哥哥,躺床上遭罪的是你的朋友。

可是你们不应该拿我当煞笔啊,作假的时候,你们自己都不看看吗?一个正常人,一天输液几十斤,连续打了二十天,人都死了吧,你告诉我,哪个医院能这么治病?

还有,刚才的病历你们没看过吧,太尼玛假了,就这还想要钱?”

胖子坐不住了,拍案而起,借着酒劲开始了“草,你他妈耍我是吧?”

洪观看着胖子一笑“哎哟,喝点酒觉得自己牛逼了是吧,来来来,刀给你,来捅死我!”

看着洪观再次把匕首递过来,胖子清醒了一些,没敢接,脸上的笑比哭都难看“大哥,你不能这么办事儿啊,这次的事情我认栽,多少给一点行不?”

洪观坐下,把樊胜美搂过来,亲了一口“给不了,一分钱都给不了,实话告诉你们,从你们进来到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录下来了。

还有小美的胸口,带着针孔摄像头呢,刚才的费用单子,还有病历,也全都录下来了,知道这东西我们要是曝光的话,你们什么下场吗?”

胖子和街溜子吓得脸色惨白,冷汗不断的流出来,洪观继续说话“看你们也不懂法,我给你们科普一下,敲诈勒索,你们刚才进来三个人,加上医院里躺着的,已经算团伙作案了。

还有那个给你们开假单据和假病历的,加在一起,全都要进去喝糊糊,等你们背上案底,判完之后,你们家里人,特别是孩子,都要受影响。

上学,考公想都不要想,在学校里,还要遭到歧视,要是不敢反抗,还要被校园暴力,怎么样,刺激不刺激,过瘾不过瘾?”

胖子忍不住了“大哥,我错了,我服了,认怂,钱我一分都不要了,你看能不能给个机会,放我们一马?”

“呵呵,吃了你一顿饭,不能白吃对吧,本来我是跟小美说,让她做一份创业项目,卖给你们,不多,十万二十万的都成,可是小美说没必要,毕竟错在她哥身上,我同意了!”

“是是是,多谢大哥,多谢美姐!”

樊胜美看到胖子被收拾服了,还叫她美姐,顿时就爽了,桌子下面的手,抚摸着洪观的大腿,以示奖励。

“这样,钱我们就不要了,但是如果樊胜英碰到你们,你们要说钱没要到,但小美给你们签了一个三十万的欠条,每个月还七千,还要按照银行的最高利息算,还清为止,知道吗?”

胖子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担心洪观还要坑他“大哥,这是啥意思?”

“啥意思也跟你们没关系,这是小美的家里事,你们别弄漏兜就好,懂吗?”

胖子将信将疑“大哥,真不会坑我们吧?”

“放心,我没那么闲,不过你们给我记好了,樊胜英你们看着不爽,可以收拾,但不能骚扰其他人,还有,这件事如果漏兜了,别怪我把东西曝光了。”

胖子立刻站了起来“大哥你放心,事情一定办好!”

“那好,事情解决了,大家还是很愉快的,我们就先告辞了!”

洪观起身,把手机从角落里拿出来,樊胜美胸口的针孔摄像头也拿了出来,让他们看到,才会不敢有小心思!

离开饭店,樊胜美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搂着洪观的手臂,恨不得让手臂陷进去,人也像吊在洪观身上一样。

“等会我们回酒店,先把欠条的事情弄好,晚上我跟你一起回家,把你家里的事情也处理一下!”

“好,都听你的!”

其实洪观如果还是上辈子的穷屌丝,就算有好多办法,洪观都不会用的,死道友不死贫道,女人嘛,换一个就好。

但是现在,洪观能穿越诸天,钱虽然没多少,但是抢了西门庆那么多古董,随便卖两块好玉,上千万就有了,玩得起,能玩到他们哭!

到了酒店里,洪观刚想找纸笔,樊胜美就从后面搂着了洪观,身体都发烫了。

洪观当然也不会扫兴,把人抱起来,就扔在大床上,开始了排位赛。

今天的樊胜美爆发了所有的潜力,一直到晚上了,才停止了比赛,整个人累的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你说你,玩的这么狠,晚上还怎么去你家了?”

樊胜美躲在被子里,瓮声瓮气的开口“别跟我说话,我要睡觉!”

第二天下午,樊胜美恢复了活力,整个人艳光四射,还是洪观提醒,化妆遮盖了一下,看着有点憔悴,否则也太明显了。

刚开门进屋,全家人就围了过来,樊胜英来到樊胜美面前“妹妹,搞定了吗?”

樊胜美的脸上出现厌恶,很快转化成无奈“处理好了,他们答应出院了,应该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了。”

樊胜英顿时就开心“我就知道你可以的,你是不是认识了什么大老板,弄到钱了,不要忘记家里啊,也给点钱花花!”

听到樊胜英没心没肺的话,樊胜美顿时就炸了“你什么意思,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为了钱,去傍大款的是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在让你妹妹,给别人当小三,跟出去卖有什么区别?

我告诉你,以后一分钱也没有,我给不起了!”

樊胜英顿时就不乐意了“我什么意思,你找了一个有钱人,你也享福啊,给我们一点钱怎么了,我可是你哥,这是咱爸咱妈!”

樊胜美冷笑一声“呵呵,那可真是让你失望了,我没找到有钱人,我只是签了欠条,以后要每个月给人家还钱,还要付利息,你开心了,就是因为你这个废物,我背了三十万的债务!”

樊胜英不但没想过安慰樊胜美,反而是听到樊胜美说他是废物,愤怒起来,抬手要打樊胜美,被洪观抓住了手腕,稍微用力,就疼的龇牙咧嘴。

洪观来了一个反关节,就疼的樊胜英嗷嗷大叫,顺势跪了下来“松手,我的手要断了,快松手!”

看到樊胜美的父母要冲上来了,洪观才松手“说话就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否则下次就没这么舒服了。”

脱困了,樊胜英有感觉自己行了“你谁啊,我们家里的事情,不用不着你管!”

洪观没有说话,神色冰冷的看着樊胜英,身上出现淡淡的杀气,让本来还想咋呼一下的樊胜英,顿时就熄火了。

不想错过《四合院:我不爽,都别想好过》更新?安装54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可换源阅读!

放弃 立即下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