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洪观看了一会儿,发现情绪值都断了,顿时有点无语,易忠海和贾张氏,给你们机会,你们也不中用啊!

看看开席还要一会儿,周镇南正在跟孙家和其他的战友聊天,洪观也就不等了。

到了屋里,开始备菜,一个铁板牛柳、一个回锅肉、一盘花生米,加上一盘锅包肉,这就完活了,喝喝酒而已,要是准备的太丰盛,人家就该想多了,菜量足够大就好。

外面又是一阵鞭炮声,洪观知道这是开席了,他的菜也开始做,锅包肉是最花时间的,先弄起来。

“雨水,你不用出去吃,在门口帮我看着点,有人过来,就帮我带进来,我做几个菜,一会给你分出来一部分,到你自己屋里吃!”

“我知道了观哥!”

锅包肉刚出锅,何雨水就领着周镇南进来了,看洪观在下厨,扫了一眼锅包肉,眼睛就移不开了,这菜,在东北的时候吃过,从北边回来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夹起来尝了一块,正宗的老式锅包肉,本来以为洪观是吹牛,没想到这手艺还真不赖啊!

“你去把我车里的酒搬过来一箱,今天我好好跟这小子喝一杯!”

警卫员尴尬的挠挠头“叔,出门的时候,婶子交待了,不让你喝酒,况且你这一次拿一箱,太过分了!”

周镇南给了他一脚“什么过分,过什么分,又不是我一个人喝,别动不动就提你婶子,你是我的警卫员,还是她的警卫员,听我的,还是听她的?”

警卫员揉揉屁股,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在家里你不也听婶子的吗?”看到周镇南抬手了,连忙连跑带颠的出去了。

这时候,听到厨房刺啦的一声,一股辣气飘了过来,周镇南闻了一下“你小子可以啊,连川菜也会!”

“哈哈,周哥,小瞧人了不是,这年头,谁还没个看家的本领啊,要不是我去了医务科,丰泽园的饿大厨,绝对有我一个!”

“你小子啊,就不知道什么是谦虚,小心一会不好吃,砸了你的招牌!”

“我已经很谦虚了好吧,我才多大啊,那些大师傅都多大了,就我这天分,跟他们一个岁数的时候,国宴上也肯定有我!”

周镇南这才想起来,看过洪观的资料,这小子今年才十八,要不是确定资料没错,这年纪,还真不敢相信啊!

洪观要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一定要笑死,这具身体是十八岁,可是灵魂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宅男的,那能一样吗?

就在警卫员搬着一箱特供茅台进屋的时候,洪观也端着花生米和回锅肉出来了。

“嚯,特供茅台啊,周哥,我今天这事要沾光了啊!”

“哈哈,不拿出来点好酒,岂不是辜负了你的好菜?”

“妥,这话说的敞亮,还有一个菜,等我一会儿!”

很快,最后一个铁板牛柳也上桌了,洪观拿出两个杯子,一人倒上一杯“小兄弟,你应该也没吃饭吧?雨水,过来,端着厨房的菜,带着这个小哥,去你屋里吃饭!”

警卫员看了周镇南一眼,见到周镇南点头,这才跟着何雨水一起,端着菜去了隔壁!

周镇南把剩下的三个菜都尝了一下,给洪观比了一个大拇指“你小子,有点东西啊,这花生米炸的,都比我家那口子弄的好吃!”

洪观吃了口牛肉,端起杯子“那必须的嘛,这好时候,咱们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周镇南哈哈一笑“来,走一个!”

就在两人在屋里边吃边聊的时候,许大茂带着孙秀英,也在挨桌敬酒,虽然每桌只是喝一点,但是架不住人多啊,许大茂很快就喝的脸色通红了。

至于孙秀英,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孙姐特意弄的红酒,虽然也有点脸红,但其实没啥大事儿。

看到许大茂这就喝的五迷三道的了,孙秀英心里松了口气,结婚第一天,就要给自己男人下蒙汗药,多少还是有点别扭的。

直接喝多了最好,也省的她良心不安了。

就在众人推杯换盏,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傻柱就悲催了,本来一直在咕蛹,想把嘴上的东西弄掉,喊人来救他,可是那两个人弄的很有技巧,一时半会的,还真整不了。

就在他还在努力的时候,随着开席的鞭炮声响起,他也开始暴雷了,连续的几声响屁之后,傻柱的脸色变得酱紫,肚子像刀绞一样的痛。

他尝试放一个屁的时候,伴随着奇怪的响声,傻柱的脸上流露出绝望,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果然,肚子疼的时候,不能相信任何一个屁!

有了第一次,就如奔腾的洪流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傻柱呜呜了几声,最终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他内心的想法,就如越光宝盒里,郭德纲扮演的曹操想法一样,此事一定不能让人知道,否则这辈子,估计都抬不起头了。

两个小时之后,席面慢慢的散了,许大茂已经喝的不省人事,被扶着进了屋里,宾客也都散了。

周镇南和洪观,干了四瓶茅台,洪观耐力够高,倒是什么事情,周镇南就不行了,喝的都说胡话了,被警卫员扶着,离了歪斜的上车走人了!

这时候孙姐探头探脑的过来了,确认屋里没人,这才走了进来“我说孙姐,你这啥情况,瞅啥呢!”

“我看周叔走没走,我们是一个大院儿的,从小他就总收拾我!”

“呵呵,想不到你还有怕的人啊,不过我管他叫周哥,你叫周叔,我这辈分一下就大了,叫一声叔叔我听听!”

孙姐抬手要打,被洪观嬉皮笑脸的躲开了“我要回家了,来这是告诉你一个事情,我带人收拾傻柱的时候,把他绑起来了,还把巴豆粉都让他吃了,你应该知道是啥结果吧?”

“喂完巴豆粉,你们还把人捆屋里了?”

“嗯呐,不光捆屋里了,我们还把他的嘴堵上了,你一会找人去看看吧!”

洪观有点牙疼,这尼玛也太凶残了,不过这也是一个弄情绪值的办法啊,傻柱可是主角,还是个莽夫,情绪值的提供,一直都是一个大户啊!

“行,我知道,你赶紧走吧,要是提前被人发现了,你不好交代!”

把孙姐送到门口,就看到闫埠贵一家人,打包了一些饭菜,笑嘻嘻的回来了。对于这些残羹冷炙,很多人是不稀罕的,但对于闫家,那可是珍馐美味啊!

“哟,三大爷,这收获不错啊!”

“那是主要还是老许人敞亮,不只给了不少,还不收钱,不像贾家,当初贾东旭结婚,就一个肉菜,我想打包点剩菜,还嫌弃我随的分子少,跟我要钱!”

接着闫埠贵就开启了吐槽模式,洪观一直笑嘻嘻的听着,突然洪观抽动了几下鼻子,这不是装假,是真的闻到了。

“三大爷,你闻到没有,好像有一股子臭味呢?”

闫埠贵也抽动了几下鼻子“好像确实有啊,不会又有人掉进厕所了吧?”

洪观摇摇头“好像不是!”然后慢慢的往傻柱家门口走,差不多了,就回头喊闫埠贵“三大爷,是傻柱家传来的味道!”

闫埠贵走到傻柱家门口,闻了一下,立刻捂住口鼻,退后了几步,这味道太冲了!

屋里的傻柱,一身都是奥利给,跟尼玛全身打了马赛克一样,让人无法直视。

此时正靠在炕上的柜子旁边,双手不断在棱角上运动,马上绳子就要磨断了,听到洪观和闫埠贵的对话,让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洪观为了情绪值,开启了英勇冲锋模式,走到傻柱家门前,抬手就是一个大力敲击“傻柱,你在家不,你这是干嘛呢,炖屎呢啊!”

孙姐他们走的时候,只是把门关上,加上洪观故意的大力,门一下就开了,让洪观看到想要自戳双目的画面!

“卧槽,傻柱你个王八蛋,挺会玩啊,炕吃抗拉啊!”

说完转身就装作干呕,洪观可不想真吐,把中午喝的茅台吐出来,那可是特供的啊,活了两辈子,还是第一次喝到呢!

还好前世经历的事情很多,承受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影响没有太大。

闫埠贵就没那么好运了,听到洪观的话,好奇的往里面看了一眼,低下头就吐了起来。

傻柱靠在柜子上,内心无比悲凉,功亏一篑啊,我四合院儿战神的名头,一去不复返了!

前院的住户看到洪观和闫埠贵的样子,也好奇的到屋里瞅了一眼,然后就跟闫埠贵一个样子了,中午吃的那点好东西,差点都吐出来。

很快,傻柱的家里,成了四合院儿的景点,中院和后院的人也过来看了,然后齐刷刷的悲催了。

看着爆表的情绪值,洪观心里都乐开花了,这时候贾东旭带着秦淮茹和贾张氏也过来凑热闹了。

傻柱看到秦淮茹嫌弃的眼神,加上扭头就吐的动作,内心绝望了,他的白月光,就此离他远去了。

还有贾东旭一副大仇得报的得意表情,更是让傻柱羞愧难当,这个王八蛋,黑了自己两百块钱,还来看热闹!

看到满地的呕吐物,洪观连忙闪人了,正好何雨水也过来看热闹,被洪观赶紧拉走了,看个锤子哦,再看就要帮着打扫卫生了,那可是真容易吐出来啊!

回到家里,看到箱里还剩下两瓶茅台,洪观嘿嘿一乐,周镇南还挺讲究,这两瓶特供茅台,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啊!

何雨水一脸好奇的过来了“观哥,我哥家里怎么了,咋大家都过去看了,你为啥不让我去看啊!”

洪观表情玩味,把情况跟何雨水说了一下,这妮子顿时惊讶的瞪大眼睛,很快变得一脸嫌弃,她哥也太不要脸了,竟然要往许大茂结婚的宴席里下巴豆粉,这是人能赶出来事情?

其实倒也没有那么严重,傻柱准备十几包巴豆粉,今天院里开了十桌,就算全放进去,也不可能让大家立刻拉肚子,顶多是消化之后,多跑几趟厕所而已。

大家也不会太怀疑,也就是觉得,冷不丁的吃了好东西,油水太大了,拉肚子而已。

两人在家里玩五子棋,下跳棋,玩到四点的时候,洪观推着车子走人了。

到了前院儿,还有若有似无的气味,傻柱家里大门紧闭,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帮他脱困。

院里的地上,还能看到打扫的痕迹,还好自己跑得快,这要是自己也要收拾,那可太恶心了。

到了轧钢厂,等到下班铃声响起,随着大流一起离开,在人群里,就听到了傻柱的丰功伟绩。

孙姐此人,还真是凶残啊,以后要小心一点,别什么时候把人得罪了,这要是也报复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到了晚上,吃过晚饭之后,躺在炕上,查看了一下今天收获,好家伙,情绪值长了四万,距离四十万的穿越进度条,只剩下四万的情绪值了,指日可待啊!

可抽奖的情绪值,也到了十二万,又可以十连抽了,感谢孙姐的馈赠,感谢傻柱的激情参演啊!

这一刻,洪观再次体会到当老六的快感,果然还是不当人才能更加牛逼啊!

进入密林副本,再次来到河边,这次河边没有食草动物,却有一只斑斓猛虎,哪怕正在低头喝水,也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更夸张的就是它的体型,足足有四米多高,比一层楼还高,体长目测也有十米以上了,尾巴都有五米多长。

而且嘴里的獠牙,更是像曾经看过的剑齿虎图片一样,龇到嘴外面,也有一米多长,将近两米,这要是被咬了一口,那可真是透心凉,心飞扬了!

三下五除二的爬到树上,拿出毁灭抱在怀里,这才有了一些安全感。

架枪瞄准,刚锁定老虎的头颅,这只百兽之王便有了反应,猛然回头,锁定了洪观的位置,扑面而来的压迫感,让他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扣动扳机的同时,老虎带着一阵腥风,竟然躲了过去,让洪观明白了什么叫云从龙,风从虎。

连续来了好几枪,都没有打中,别看老虎的个子大,但速度更快,甚至都出现了残影!

看着老虎距离大树越来越近,汗水湿透了洪观的衣服,他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在老虎扑击咬向它的时候,扣动了扳机,一发爆炎弹打了出去,将老虎击飞出去。

老虎呜咽一声,掉在空地上。洪观不敢放松,直接清空了弹夹,同时给毁灭充能,一直到第二个弹夹打空,确定老虎死了,洪观才长出一口气,从树上爬下来。

把战利品收好,连忙狂奔离开,刚才的动静太大了,很容易惊动其它的野兽,还是小心为上。

不想错过《四合院:我不爽,都别想好过》更新?安装54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可换源阅读!

放弃 立即下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