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面对两个军中高手,傻柱就是个傻大个子而已,三下五除二的就被绑了起来,躺在炕上,跟一只蛆一样,来回的咕蛹。

“我劝你老实一点,把这些巴豆粉都给我吃了,我就让人放开你,你也就多跑几趟厕所而已,要是让我们动手,这绳子就不给你解开了,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下场吧?”

傻柱慌得一批,奈何下巴被卸掉了,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不断的摇头。

孙姐使了个眼色,旁边的人上去,又把下巴给傻柱按上了“怎么样,是你自己吃,还是我们喂你?”

“姐,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是真没想往饭菜里放巴豆,都是我自己吃的,你们这么做,是犯国法的!”

“哟呵,还跟我说国法,你怕是不知道我家里是什么人吧?今天要是真让你成功了,把我家的客人吃拉肚了,你就跟坏分子没区别了。

进去待多久不知道,但是你家祖上三代都要被查,但凡有一点屁股不干净,全要进去!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是你自己吃,还是我们喂你!”

傻柱人都傻了,他是真不知道会这么严重,就听许大茂吹牛逼,说相亲的姑娘是上次的那个漂亮的了,还真没问家世,关键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许大茂能娶一个大院儿里的姑娘。

孙姐也没吓唬他,今天的客人,级别可是到了师长的,这要是都拉了肚子,那就是投毒事件了,就傻柱那种拙劣的手段,怎么可能瞒的过去。

尽管一肚子的委屈,傻柱还是开口了“姐,我自己来,能不能少吃点,这么多,真的会拉死我的!”

孙姐上去就是一个大脖溜子“你他妈跟我扯犊子呢是吗?你问问他们两个,我揍他们的时候,能他妈谈条件吗?”

两人连忙摇头,回想起小时候被孙姐欺负,现在有能力报仇了,也不敢扎刺!

傻柱只能无奈的点头,孙姐一招手,两个人就拿着巴豆过去了,一包接一包的给傻柱喂进去,太干了,傻柱噗的一声,从嘴里和鼻孔里喷了出来,场面异常滑稽。

孙姐皱着眉头“你们是不是傻,别他妈光喂巴豆粉啊,喂点水啊!”

傻柱也跟着点头,三分钟过后,十几包巴豆粉全被吃了,孙姐露出一个坏笑“把他嘴堵上,我们走!”

傻柱人都麻了,说好的给我松绑,让我上厕所呢,把嘴堵上的是什么情况,你是魔鬼吗?合着你把我卖了,还让我帮着数钱是吗?

两人把傻柱的嘴塞上之后,又用布条子缠了几圈,保证傻柱吐不出来,这才走到孙姐身边“大姐头,这么干,不是君子所为啊!”

孙姐白了个他一眼“眼睛瞎了,就扔地上当泡踩,你是不是傻,我是君子吗?我是女子!没听过孔子的话吗?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这孙子想破坏我表妹的婚事,我他妈没打断他一条腿,都算给他脸了。”

两人点头,都知道要是再逼逼,就要挨揍了“大姐头说得对!”跟着孙姐走了出去。

傻柱仰躺在炕上,眼中两行清泪了流了出来,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让那两个人去帮忙了,孙姐大大咧咧的走进洪观屋里,正好看到洪观赤膊换衣服,一身线条完美的肌肉,看的她都愣神了。

洪观感觉到目光,一回头,两人对视了一下,孙姐立刻偏头“孙姐,你进屋不知道敲门吗?”

“你也没关门啊!”

“我都到卧室这边来了,你哪怕咳嗽一声也成啊!”

“呵呵,害羞个屁啊,老娘什么没见过!”

洪观无语“傻柱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还真要谢谢你,从那小子身上搜出来十多包巴豆粉,真要让他成功了,就我家那些客人,那可就事大了。”

洪观点头“那就好,没把傻柱打的太惨吧!”

孙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放心吧,点到即止!”

正好这时候,后院的人往中院端菜了,孙姐招呼洪观一声“走吧洪观,上菜了,准备上桌吧!”

两人刚出来,就看到秦淮茹扶着贾东旭,后面跟着贾张氏,抱着棒梗,还挺巧,正好赶上今天出院了。

贾张氏看到院里已经上菜了,顿时走到贾东旭旁边“东旭,你慢慢走,我回家把东西放下,咱们准备吃席,否则好东西就要被吃没了。”

正说着话呢,四合院里的住户,都慢慢的入席了,许凤玲和老许,还有几个亲戚,安排众人入座,前面的几桌,都空着。

贾家前脚回来,一大妈也扶着易忠海出现了,虽然一大妈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没抛下易忠海,也算是有感情了。

这边,贾东旭和秦淮茹刚进门,贾张氏就出来了,往桌上一坐,看到没有筷子,从衣襟里拿出一双筷子,就开吃了,那场面,跟恶狗抢屎一样。

周围的住户都脸色难看,一个大妈看不过眼开口了“贾张氏,你干什么,没看到还没开席呢吗?”

“怎么的,也不是你家结婚,屁话那么多,菜都上来了,怎么还没开席?”

孙姐也看到贾张氏的样子,忍不住皱着眉头,想要上去说话,被洪观拦住了“这就是个泼妇,你上去要是吵起来,场面不好看,我跟她儿子关系不错,我去跟她儿子说说。”

等到进了贾家,正好看到秦淮茹走热了,把外面的罩衣脱下来,露出里面的小背心,身材还是很顶的!

“抱歉嫂子,不知道你在换衣服,东旭哥,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

贾东旭叉着腿,慢慢的走过来“啥事?钱可能还要等几天。”

“不是钱的事,今天这不是许大茂结婚嘛,你们经过前院的时候,应该也随了份子钱了,你妈往那一坐,人家没发筷子,她自带筷子开吃了,还跟王婶吵嘴。

问题女方家里可简单,要是真闹出什么乱子,你以后在轧钢厂的工作可就不好说了!

况且就算女方家里大气,不跟你妈一般见识,但许大茂他妈可是在轧钢厂大股东娄半城家里二十年左右的老佣人了,你妈坏了她儿子的婚礼,许大茂他妈说点小话,你也悬了。”

听到这话,贾东旭急了,要是没了轧钢厂的工作,贾家不得喝西北风啊!

“多谢了,我这就去去跟我妈说,不会让她闹事的!”

说着,贾东旭就往外走。其实洪观也没骗他的意思,女方家里不好说,但是许大茂家里,那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

现在才五五年,娄半城还参与管理呢,厂子扩建,那也是往里面投了真金白银的,别说一个贾东旭了,就算把易忠海开了,只要理由正当,那也没人会说啥!

刚从贾家出来,就看到贾东旭拉着贾张氏,像是拉住一只藏獒一样,根本没啥作用,这个老虔婆,正跟闫埠贵激情对线呢!

“阎老西,你个算盘精,怎么哪都显着你了,你算哪根葱啊,我们贾家随了分子,吃席是应该的,轮得到你说三道四吗?”

闫埠贵推了推眼镜,翻了个白眼“哼,真有意思,你家随了两毛钱,结果还没开席呢,就造上了,把桌上的肉菜都吃光了,你让大家怎么办?”

“哟,哟哟,看把你牛逼的,请问你家随了多少?五毛还是一块啊,我家四口人,棒梗还小,能吃多少?

你家可是六口人,三个小子,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你们家比我们家能吃多了,怎么没看到你们家多随一点呢?”

闫埠贵被戳了肺管子,没办法,他家条件不好,什么都要精打细算,一旦说到钱上面,那是真没法反驳!

“不可理喻,不可理喻,今天这么多客人,你是真丢咱们四合院的人,要是影响到咱们院的分明四合院,我看你怎么办!”

贾东旭在一旁老无助了,他是真怕啊,万一惹出事来,丢了工作,上吊的心都有了。

就在他要爆发的时候,贾张氏本来还要说话,突然就闭嘴了,洪观也挺诧异,往旁边一看,就看到老许面无表情的看着贾张氏,慢慢的走了过来。

走到贾张氏身边,在她耳边幽幽的开口“你给我听好了,今天是大茂大喜的日子,你要是闹出乱子,以后就别离开四合院儿,否则,我就找个泡子,把你沉了。”

此时老许的表情,就跟人民的名义里面,gdp之王,李达康送他前妻去机场,被拦下来的那个表情一样,老吓人了。

贾张氏就是如此,冷汗都出来了,哆哆嗦嗦的说话“我,我知道了,保证不闹事!”

洪观没听到老许说什么,但也能猜到一二,许大茂家可是三代雇农的成分,许大茂要是娶了孙秀英,就是傍上了一棵大树,让许大茂有了往上爬的机会。

贾张氏要是闹了今天的婚礼,老许是铁定要翻脸的,媳妇能在娄家做二十年佣人,他肯定也帮娄家做过事情,建国前的商人,私底下可没有干净的,好人可当不了娄半城!

看到贾张氏闭嘴了,贾东旭松了一口气,他是老许看着长大的,可从来没见过老许这副表情,别说是贾张氏了,就是他也害怕啊!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听起来还不止一辆,很快,几个穿着中山装的人就出现了,身边都跟着小年轻,时不时的往四周查看,明显是警卫员。

洪观在里面还看到熟人,正是周镇南和他的警卫员,周镇南也看到他了,没办法,洪观只能走了过去。

“周哥,你怎么来了?”

“呵呵,原来你小子也住这个院里啊,我跟孙家是世交,今天孙家嫁女儿,我怎么可能不来!”

“那敢情好,一会一起喝两杯?”

“我也想啊,不过这场面有点乱,不合适,改天的吧!”

“你今天要是没事儿的话,可以去我家喝两杯,我下厨,手艺还可以!”

周镇南眼前一亮,他还是很喜欢洪观的,不趋炎附势,能正常交流,对脾气“那成,我去打个招呼,一会儿到你家喝两杯!”

正说着话呢,孙家的人就过来了“老周,来了怎么不过去?”

“哈哈,遇到一个认识的小兄弟,这不就聊了两句,这是给你家带的东西,别嫌弃啊!”

说完,旁边的警卫员,很有眼力的把一个盒子递了过去,看大小,估计应该是收音机,不过也不敢确定。

孙姐这时候也过来了“爸,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洪观,上次医务科有事儿,他让我先走去叫人的,父母都是烈士!”

孙父乐呵呵的看了洪观一眼“你小子不错,可惜在轧钢厂上班了,要不到部队锻炼两年,至少也是个连长。”

几人聊了两句,老许一直在旁边笑呵呵的陪着,孙父还介绍了一下,这就是孙家女婿的父亲,让老许脸上的笑意更多了。

易忠海被一大妈扶着过来了,一句话就打破了老许脸上的笑容“老许啊,没想到这么快,一转眼大茂就结婚了,以后让他收收心,别跟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了。”

听着是好话,可是放到今天的场面,还当着娘家人的面前,那就不是好话,而是上眼药了。

老许脸上的笑意一僵,变得皮笑肉不笑“呵呵,这就不用老易你操心了,我家大茂本性不坏,都有有心人造谣,反倒是你,以后再当别人的师父,可要像老刘学习,教点真东西!”

一旁的刘海忠,不像很多小说里说的那么蠢,知道这些人身份不一样,也没往前凑合,听到老许夸他,笑眯眯的,像个弥勒佛。

易忠海被戳了肺管子,顿时就不说话了,洪观看热闹不嫌事大,连忙开口了“一大爷,你还没找到坐的地方吧,跟贾家坐一起正合适,我让其他人给您倒地方。”

易忠海纵然城府深,也忍不了了,脸色涨红,青筋都起来了,洪观还是装作懵懂的样子“怎么了这是?东旭哥不是你徒弟吗?坐一桌正合适啊!”

此时一帮人看着,易忠海也不好发作,再加上洪观的理由还真不好拒绝,只能僵硬的点头“好啊,那我就坐那一桌吧!”

洪观看到,一大妈在隐蔽的位置,对着易忠海的后腰就来了一下,易忠海差点没喊出来。洪观赶紧到了贾家那桌,把位置给贾家人和易忠海两口子让开。

院里住户本来就不想跟贾家坐一桌,贾张氏太烦人了,有几个腿快的,赶紧把位置倒出来了。

还正好让易忠海和贾张氏坐对面,两人连头都不敢抬,看看系统,情绪值来了一波小高潮,当老六的感觉真好啊!

院里的住户,看到两人坐一桌,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都在心里默念,期望能闹出点乐子。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易忠海和贾张氏都不是傻子,也不敢在许大茂的婚礼上闹事!

不想错过《四合院:我不爽,都别想好过》更新?安装54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可换源阅读!

放弃 立即下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