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一秒记住【54看书】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54kanshu.com

众人在岩石上等了近半个时辰,大家都焦急不安时,郭宋才带着一大群马从远处奔来。

梁武立刻催马迎了上去,有些埋怨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当然要看看战果!”

“战果如何?”李季在后面沉声问道。

郭宋笑道:“我等大火将整个军营都吞没了,确定不可能有士兵活着逃出来,又去清点了逃出来的士兵,只有一千四百人不到,如果军营内真有三千人,那么这把火至少烧死了一千六百人。”

众人都一片惊呼,李季又沉声问道:“那你自己觉得呢?你心里应该有数,是不是大部分士兵都逃出来了?”

郭宋沉吟一下道:“南面士兵稍微逃出来多一点,北面士兵基本上都完蛋了,我个人感觉,烧得非常惨烈,大部分士兵都没有能逃出来。”

“那就对了,我相信我的判断没有错,从战马的数量也能知道,应该是三千士兵。”

“郭宋,这是什么?”梁武指身后一个大包裹问道。

”那是送给你们的礼物,都是军牌,有千夫长,有百夫长,大部分都是士兵。”

众人纷纷围上了,包裹里竟然有两三百块军牌,段三娘惊讶地问道:“火势那么大,你哪里来得及一块块捡军牌?”

郭宋呵呵一笑,“千夫长是我干掉的,我出来时正好遇到一群士兵,我对那些逃出来的士兵说,要统计生还者,要求他们把军牌交给我,结果就收到了一大堆。”

众人都听得膛目结舌,居然会有这种事情?

李季脸色露出欣然笑容,“你不从军,简直太可惜了。”

郭宋淡淡一笑,“在河西的时候,已经有人说过这话了,我们走吧!只是可惜这些马匹了,近两百匹啊!”

“这个问题不用担心,我们本来就无法一起回去,皮筏子不够了。”

李季回头对林泰道:“你带梁武、梁驹儿、林杨以及段三娘四人直接沿黄河西岸南下,把这些马匹带回去。”

“卑职遵令!”

李季的话就是军令,必须服从,梁武上前拥抱一下郭宋,“伙计,看来我们要分手了,明年我们梁家还指望你当外援呢!你得来灵州。”

“我尽量吧!替我向灵儿说声抱歉,她还以为我会回去。”

“小丫头别管她,你自己一路当心。”

郭宋拍拍他的肩膀,“你也自己保重!”

郭宋又见段三娘望着自己,似乎想说什么,他举起匕首笑道:“段姑娘,今天多亏它了,我非常喜欢,替我向令尊问好。”

段三娘点了点头,这次经历让她明白了很多事情,她也渐渐走向成熟。

这时,林泰上前拍拍郭宋的肩膀,“遇到危险就来灵州,灵州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林大哥保重!”

“你也一路顺风!”

郭宋向众人一一挥手告别,五人带着一百多匹战马向南疾奔而去,他们还带了十几只羊,作为路上的粮食。

剩下八人渡过了黄河,与对岸接应他们的队友汇合,郭宋牵到自己的马,天空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鸣叫。

众人一抬头,只见一只鹰就在他们头顶上盘旋,倏地冲下来,精准落在郭宋头上,它伸出爪子猛抓两下,郭宋顿时披头散发。

郭宋恼火地道:“是你自己有了新欢,还居然怪我?”

猛子也恼火地在郭宋头上轻轻啄了两下,尾巴一翘,一泡鹰屎拉在郭宋的肩膀上,振翅飞上天空。

众人一阵大笑,郭宋哭笑不得,连忙拿出水葫将肩膀上的鸟屎冲掉。

“臭小子,回头再收拾你!”郭宋向天空挥了挥拳头。

“啾——”猛子长鸣一声,向东方飞去。

众人也纷纷上马,骑马沿着树林外围向东面宿营地奔去。

郭宋需要再和施童告别,然后他就会沿着黄河向东行走,直接前往长安。

中午时分,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宿营地,离宿营地还有两里,只见几名留守队友从树林里奔出,向他们跑来。

个个面带惊慌,为首孟健大喊道:“李校尉,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别急,慢慢说。”

“施童和韩顺儿被人掳走了。”

众人大吃一惊,郭宋急声道:“怎么回事,他们被谁掳走了?”

“今天一早,他们三个去湖边钓鱼,说是中午吃烤鱼,后来杨俊慌慌张张跑回来,说一群骑兵来了,我们赶过去时,施童他们已经不见了,骑兵也没有了。”

“是薛延陀骑兵?”

“我们也不知道。”

“杨俊在哪里?带他来见我。”李季厉声道。

不多时,另一名后勤队员杨俊被带了上来,他脸上惊魂未定。

“你说详细一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杨俊低下头小声道:“我们三个在湖边一边钓鱼一边烤鱼,发现没带盐,我就回去取盐,等回来时,见一群骑兵把他们包围了,我吓得跑回来求援,等大伙儿赶过去,人都不见了。”

“你确定他们是被掳走?”

杨俊点点头,“我看见韩顺儿被抓在马上,施童想逃,被他们拦住了。”

“有多少骑兵,是什么打扮?”

“大概三十人左右,都是一身黑,披着大氅,头戴好像戴着像火焰一样的东西。”

他话音刚落,李季便脱口而出,“是思结部的人!”

郭宋有点急了,追问道:“什么思结部,他们在哪里?”

“我们去湖边看看,然后我告诉你,不过你放心,施童二人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众人催马向湖边奔去,路上,李季对郭宋道:“思结是铁勒九大部落之一,牙帐位于阴山北面,距离这里大概有近一千五百里,他们最大特点就是穿黑衣,头戴火焰徽,是薛延陀人的死对头,和唐朝关系一直不错。”

“那他们掳走施童做什么?”

李季沉吟一下道:“我猜测应该是一队骑哨,前来打探薛延陀入侵灵州的情况,可能是他们想了解灵州的状况,便把施童二人带走了,过段时间应该就把他们放回来。”

“你能肯定他们二人会被放回来?”

李季苦笑一声,“我只能往好的方面想。”

“如果是坏的一面呢?”

李季踌躇一下道:“铁勒诸部年年战乱,各部普遍男丁不足,曾经有汉人在开元年间被掳去漠北,在草原上成家生子,后来回来时已经是老翁了。”

郭宋心中一沉,如果真是这样,自己怎么向胖婶交代?

众人奔至小湖边,钓竿还在,炉子被打翻在地,四周都是密集的马蹄印,李季跳下马,沿着一长串马蹄印走了十几步,又趴在地上研究良久。

他站起身道:“确实是三十名骑兵!”

“他们去了哪里?”郭宋急问道。

“我给你说过,向东走百余里,一段黄河叫做浅水滩,马匹可以在那里泅水过黄河,然后再直走,北面的黄河也很浅,马匹一样可以过去,他们从那里北上回思结部。”

郭宋当机立断道:“他们才走了半天,我们还可以赶上,现在就立刻出发!”

“不行!”李季断然拒绝。

“为什么?”郭宋愕然。

“我接到的命令是任务结束后,无论伤亡,立刻带领大家返回灵州,我不能节外生枝,郭宋,很抱歉!”李季歉然道。

“可施童是我们的兄弟,是你的部下,他被掳走了,你怎么能丢下他就回去?”

“我是斥候校尉,我只知道军令如山,就算是我亲兄弟,我也必须执行军令。”

“那他们呢?”郭宋看了一眼其他人,“他们也必须跟你回去?”

李季点点头,“这是军令!”

“那好吧!我一个人去,我不是你的部下,也不是朔方军备将,我和节度使说好,任务结束,我就离去,我去把施童追回来,麻烦你告诉他母亲,我答应过她的,就一定会做到。”

说完郭宋转身牵马要走,李季忽然道:“等一等!”

郭宋拉住战马,回头冷冷地望着他,李季叹了口气,从脖子上取下一根细绳,上面有一截玉管一样的东西,他上前把玉管塞进郭宋手上。

“我也曾有一只信鹰,陪伴我十年,就是我的兄弟,前年我遭遇到薛延陀骑哨,身中数箭,它为了救我,死在薛延陀骑哨箭下,我就用它的一根骨头做成这支鹰笛,送给你,它能帮你找到自己的鹰,无论它在千里外,只要你吹响这支鹰笛,它都能找到你。”

郭宋心中感动,取出野猪牙解腕刀放在李季手中,“这支野猪牙是我亲手所猎,愿它给你带来运气。”

说完,郭宋翻身上马,奔行几步,他又回头注视着李季道:“你是大唐最优秀的斥候,没有之一,能与你并肩战斗,是我郭宋莫大的荣幸!”

他双腿一夹战马,战马撒开蹄子,向东方疾奔,头顶上,一只鹰雕跟随着他冉冉向东飞去。

====

【求推荐票!!】

支持(54看书)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不想错过《猛卒》更新?安装54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可换源阅读!

放弃 立即下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